news
亚非动态
首页 > 亚非动态 > 周德文专题
周德文,温州民间资本的吹鼓手
 
  在温州企业界,几乎无人不知周德文。他既是出色的企业家,又是研究民营经济和温州模式的知名学者,更是热心公共利益的社会活动家。他被称作“温州形象大使”,曾被评为温州十大杰出青年,并和杨利伟、桑兰等十人被推选为2007和谐中国十大年度人物。
  尽管他没有官衔,却戴着十余个政治“礼帽”:民进温州市委副主委、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中国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协会副会长,APEC中小企业服务联盟中国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民营经济研究与指导中心常务副主任等,但温州企业家们更愿意称他是“温州形象大使”。
  在百度搜索页面键入周德文三个字,百度会告诉你,“找到相关网页约408000篇”。周德文的知名度可见一斑。
 
温州中小企业的劳心人
  周德文总是很忙,每当国家有什么新政策,行业有什么新动向,媒体记者总喜欢把问题抛给周德文,听听他的看法,他的意见。企业遇上什么难题,有什么棘手的问题,也喜欢来找周德文,看看周会长能有什么样的解决方法。
  周德文个子不高,但在为中小企业劳心劳力时却会迸发出让人诧异的能量。为了中小企业,他似乎不知道疲倦。
  每年要接待近200批各地政府、企业来温州的考察团,举办上百场经贸洽谈会和短期培训班,接待上千名来访者,而这些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融资难、贷款难、担保难,一直是中小企业发展的“三难”。为了这“三难”,周德文没有少操心过。
  在2007年的温州市人代会上,周德文将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推动设立的“专项基金”的共识,以人大代表议案的形式,提交给了人代会。半年后,即赢得首肯。后来,温州市府拿出2000万元专项资金,无偿援助有潜力的中小企业。
  此外,周德文还联手温州市总商会,筹建温州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投资有限公司;又独立筹建了温州银信企业贷款担保公司。迄今,温州市已拥有200家中小企业担保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了数十亿元的贷款担保。
  “……温州30多万家中小企业,20%左右的企业处于停工或半停工状况……”2008年3月28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栏目记者采访周德文时,他根据自己的研究毫不避讳地将调查所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全盘托出。节目一经播出,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众多媒体纷纷以“20%”作题,进行转载和再加工,甚至以醒目的“倒闭”字眼代替了“停工、半停工状况”,而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一时间,“20%企业倒闭”的传闻甚嚣尘上。周德文成了焦点,站在风口浪尖上。
  “抛出自己的调研结果,我并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希望政府居安思危,不断增强忧患意识,加强调查研究,真实了解企业的生存状况,制定一些能帮助企业走出困境的政策,在税收等方面给予适当优惠,主动帮助企业排忧解难,力促企业健康发展。”作为一个敢于直言的学者,周德文并没有计较个人的荣辱与得失。
  与此同时,周德文迅速向温州市委、市政府上报了《关于温州中小企业目前存在的状况的初步报告》,解释20%这一数据的来龙去脉,并分析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中面临的困难以及应对举措,并在媒体上发表了《目前中小企业存在的困难及对策》、《危机面前,温州人如何应对》、《宏观环境下的温州产业转型》、《中小企业怎么办?》等研究论文,指导中小企业应对危机。
  周德文的直言,不仅引起媒体的巨大反响,也引起了中央的重视。一批批高官、学者陆续来到温州调研考察,随后,一个个旨在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开始浮出水面。
 
温州民间资本吹鼓手
  1999年以前,担任大学教师的周德文就一直关注、研究温州经济,可以说是中国最早研究“温州模式”的拓荒者之一。此后,他毅然辞去大学教师的工作,投身企业经营。后来,他牵头成立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经过多年的经营,如今在温州企业家心里,促进会已经俨然是温州中小企业走向全国乃至世界的最佳桥梁。
  周德文和促进会,不仅扮演着协调温州企业与本地政府关系的纽带角色,更成为温州资本走向全国的鼓手。
  温州企业创造财富的神话,成为许多城市渴望学习的榜样,这些城市也希望寻找与温州合作的契机,但是往往苦于没有连结项目与温州财富的桥梁。周德文的“促进会”正是担任着这种“媒人”的角色。
  由于周德文真诚地欢迎和接待,“促进会”每年接待200批次全国各城市来温考察团,全国各地的招商者在周德文的微笑中感受到了温州,仅2004年夏秋,周德文就一口气接纳了近十个东北来温州考察学习的代表团。这一年,促进会为温州企业请进来了16批客人,策划举办了16个大型招商会,同时引领11批会员考察了汕头、武汉等地的投资项目和投资环境。
  2006年,促进会的工作进入快速发展期,周德文策划和组织了菏泽、苏州、上饶、上海、开封等城市的数十次大型经济合作洽谈会。
  目前,“促进会”每年协助政府相关部门举办招商活动50余次,举办大型“国际展览会”10余次。
  每年,周德文把一半的时间都贡献给接待各地考察团和经贸团与中小企业家经贸的交流和洽谈中了。问他累不累,周德文告诉记者:“我把这当成人生的一种责任和热爱,让更多的城市了解温州、与温州合作,是我最大的动力和希望。
  而当“豆你玩”、“蒜你狠”,炒煤、炒棉等市场传闻一次次把矛头转向温州的民间资本作时,周德文总是站出来,很理性为温州的民间资本澄清事实。
  2010年10月,就当大蒜的炒作甚嚣尘上的时候,周德文远赴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实地考察是否真的有温州的民间资本在参与大蒜的炒作。
  在奔波了数十个小时之后,周德文给全国数十家媒体的记者发去短信,说温州资本并没有参与到大蒜的炒作中去。
  这就是一个真实地周德文,他不避讳把温州的资本带到全国各地去投资兴业,却也总在恰当的时候会温州民间资本“拨乱反正”,为温州的民间资本“正名”。
  毫无疑问,周德文已经成为了温州资本的代言人。
  正因为如此,温州的企业愿意找周德文,是因为他能提供一个与政府沟通的畅通渠道,能帮助企业解决实际问题;内地招商团找他,是因为他掌握着大量的温州企业资源,能够提供双方接洽的机会。
 
温州城市的符号
  如今,在温州,周德文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这个城市的一个符号。
  后来以至于在温州形象大使的评选时,一家媒体有这样一段关于周德文的评价——“作为一位民主党派年轻负责人,在温州十多年来策划组织了许多大型社会活动和大型文艺演出,热衷公益事业,有一定社会影响;积极参政议政,热心为企业家服务,牵头创办了两家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取得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作为知名学者,他多次应邀赴美国、日本讲学,宣传温州改革开放的成果和温州人的创业精神,在国内他担任河南开封、辽宁营口、河北沧州等全国29个县级以上政府高级经济发展顾问,并经常应邀到各地演讲,对宣传温州、塑造温州城市形象发挥了积极作用。”
  事实上,的确如此,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周德文更像温州精神的传播者。他用他独特的方式和精神推荐着“温州模式”的重要代言人之一。他的《所有制与经营权适当分离的理论与现实意义》、《论温州股份合作制企业若干问题》、《关于新温州模式》等论文,主要论点被国内经济专家及相关文章所引用,人们从中了解了温州经济,了解了温州经济模式。
 
 
  周德文表示,温州市政府目前在积极引导,让温州资本进入温州金融服务业、新兴产业、现代农业、文化、旅游等产业,这将是温州资本一个长期投资的方向。
  周德文分析说,这些资本的最终走向还是不明了,温州人还在观望。
 
对话周德文:
十二五,温州资本路在何方
 
炒高房价是“抬举温州人”
《温州资本》:温州资本占浙商资本多少?浙商资本占中国民间资本的多少比例?
  周德文:没有准确的统计,很难讲占多少,但是温商资本是浙商资本里面的最主要组成部分。我认为超过50%。因为浙江的宁波、金华、台州对外扩张比较少。只有温商从本世纪初以来不断扩张。温商资本从区域来讲是最大的,也是最活跃的。投资从煤矿到房地产、棉花到油田,紧跟外部环境变化,确实也代表了中国民间资本的投资潮流。
 
《温州资本》:外界对于温州资本到底有多大量有很多说法,据您测算,温州的民间资本到底有多少?
  周德文:总的来说在1万亿左右。温州当地民间资金有7500多亿元左右,再加上三分之一的温州人在各地投资,因此区域外还有2500亿。在最高峰的时候,温州炒房团有2000亿,上海有600亿,北京有500亿。
 
《温州资本》:那这么多的温州资本目前现状如何?是不是还是在四处出击寻求各种炒作的机会。
  周德文:首先我要澄清一点。事实上,很多的炒作和温州资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比如大蒜。我曾经到中国大蒜之乡山东金乡实地调查,仅有10几个温州商人在金乡采购大蒜,而并非坊间所传言的是温州的资本炒高了大蒜的价格。
温州人还在观望,温州资本也在观望,尽管有一部分还在房产、黄金等领域寻找投资机会,但毕竟只是少数,大多数的温州资本都处于观望的状态。
 
《温州资本》:今年国家出台了“新三十六条”,估计民间资本投资,但仍不时传来“国进民退”的的消息,中国民间资本的处境到底如何?
  周德文:虽然,国家最近几年下发了一些文件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对民间资本开放的领域越来越多,但是落实得不很理想。尤其是去年,可说是流年不利。改革的目的是:要使国有资本从竞争性领域退出,但是种种迹象表明,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博弈中,民营企业经常受到伤害。
  从政策上讲,国家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政府希望民间资本积极投资,促进经济的发展。但在这个阶段又处处体现“国进民退”的信号,特别是山西煤改,许多手续齐全的小煤矿被强行清退但又得不到合理的赔款,这对地方政府的公信力产生负面影响。
现在商人们对资源性的项目心存顾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传统行业受金融危机影响或者产业本身发展进入瓶颈,这样就造成浙商资本出路的难题。
 
《温州资本》:“十二五”已经箭在弦上,温州资本又将何去何从?
  周德文:出路就是转型。要走产品经营和资本经营相结合的道路。资本经营在短期内能够获利反哺实业,相辅相成。
具体来说,新的特点就是很多民间资本愿意投资具有稳定收益的金融领域。包括全国的商业银行改制、小额贷款公司、农村合作社的改制,这里面都有浙商资本的痕迹。金融领域是我们资本转型的一个重要出路,另外也包括创投领域的投资。
  我认为实业家迟早要走向投资家。民间资本这几年对投资领域的创投公司、基金项目,兴趣都很浓厚。当前,仅温州资本就有1500亿元资本进入创投领域,涉及300家创投机构。在金融领域投入至少有1000亿元,也就是差不多3500亿元投资在金融和创投领域。
  但民间资本也没有放弃实业,今后除了传统产业,我们还要积极培育新型产业,比如石化、IT、生物工程、新能源。据我所知,从煤矿退回来的资金不少进入了新能源,比如太阳能领域。